讨厌分数的年轻人,却在 ins 上找到了「考试」的快感

美国青少年已经将社交媒体变成了一场「人气竞赛」。

据彭博社报道,数百万美国青少年正将自己的 Instagram 从「个人账号」转为「商业账号」。这样做,他们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 Instagram 推文的影响力表现,获得相关的分析数据,但同时也会使他们的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等隐私信息转为公开,可以被任何人查看。


粉丝数 = 受欢迎程度

为什么青少年会在乎自己在 Instagram 上的影响力?

十几年前,想找出谁是「班上人气最高的同学」是很复杂的。同学们互相组成了不同的圈子,圈子与圈子之间又有着复杂的联系。每个小圈子里都会有几个「核心成员」,他们或许是班上学习最好的那个,或是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同学们也在会私底下进行一些人气度的讨论和比拼,有时选出一个「班花」,有时则是将一个人推举为班长。

今天,这件事变得不再复杂。特别是在青少年普遍拥有智能手机的美国,社交媒体伴随着 10 后这一代人的出生、成长。有些父母甚至从小就为孩子建立了社交媒体账号,让他们的粉丝数不输在起跑线上。粉丝和点赞,恰好能够定义一个人的「受欢迎程度」,也自然成为了青少年互相攀比的重要指标。

加拿大作家 Karin Eldor 在给福布斯杂志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里提到了这个现象。她曾被自己 9 岁女儿的一个朋友问起有多少 Instagram 粉丝,在她回答「大概 3000 多一点」之后,那个女孩以略带嘲讽的态度表示,自己已经拥有了超过 30000 个粉丝。

这个现象绝不只出现在西方。中国的 90 后小时候流行「互踩空间」,长大后又在微信朋友圈里互相点赞。到了 00 后这一代,他们又回到 QQ 空间,开始「暖贴」、「扩列」、「养小船」。


一场迎合他人的考试

为了吸引到更多的粉丝和点赞,他们开始绞尽脑汁。

将 Instagram 转为「商业账号」后,你可以看到每一条推文的详细分析数据,包括阅读量、点赞评论数、通过站内私信分享和收藏的次数,以及这条推文为你带来了多少粉丝,影响到了多少用户。这些数字能通过更丰富的维度让你获得一种「成就感」。

除此之外,Instagram 还能提供其他人查看你推文的日期时间、频次和性别分布,帮助你更好地「运营」自己的社交账户,

除了 Instagram,Twitter 和 Facebook 也都有类似的分析工具。虽然所有平台都对外表示,这些工具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方便那些在平台上做生意的商业用户,但 Instagram 这样的社交平台已经模糊了「个人」和「专业」之间的界限。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将自己的创作发布到 Instagram 上,吸引关注并成为职业「网红」,甚至最终创立自己的个人品牌。

讨厌分数的年轻人,却在 ins 上找到了「考试」的快感

Instagram 的分析工具 | Unsplash

普通用户可以毫不费力地获得这些分析工具。当粉丝数代表了一个人的受欢迎程度,变得如此重要时,人们自然会主动使用这些分析工具。

这使社交媒体渐渐成为了一场迎合他人的考试,粉丝和点赞数就是你的分数。尽管很多社交媒体都将注册的最低年龄设置为 13 岁,但大多数 13 岁以下的青少年都可以轻松绕过限制,注册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参与到这场「考试」中。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当下 29% 的美国青少年最理想的未来职业是「YouTuber / Vlogger」。孩子们崇拜的对象不再是老师、运动员、音乐人、宇航员,而变成了网红。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网红」开始出现抑郁、焦虑等心理问题甚至精神障碍。上个月,YouTube 知名游戏主播 Etika 在纽约被发现自杀。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的心理问题和 YouTube 有直接的关系,社交媒体对用户造成的负面影响仍切实存在着,且正在一点点浮出水面。


从社交媒体中解放自我

无论是 Instagram 还是它背后的 FB,都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去年,Facebook 和 Instagram 都推出了「使用时长统计」功能,让用户可以了解自己在社交媒体上花费了多少时间,增强自控力。今年,Instagram 开始小规模测试「不显示点赞数」功能,开启了这项功能的用户将不会在推文下方的显著位置看到有多少人点赞。他们表示,通过这个功能,希望用户能够「专注于分享照片、视频背后的故事,而不仅仅是在乎它们有多少点赞。」

很多人都怀疑,这种产品机制的改动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此次青少年将账号转为「商业账号」的事件就是一个不好的征兆。当人们深陷于人气的比拼中,加上「成为网红」的潜在利益驱使,他们的情绪被粉丝和点赞的跳动时刻牵动着,忍不住会主动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不断加码。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