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回应录音门:没有骂用户傻逼 录音者真的有问题

新浪科技讯 7月6日下午消息,李笑来发文回应“录音门”,称没有骂散户傻逼,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都不会使用“韭菜”这个词。

李笑来解释称,录音里说的“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这里的“空气币”是带引号的,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

李笑来称,几乎每时每刻,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并表示自己私下经常讲脏话,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

李笑来表示,被曝光的录音是与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会面的时候,他们俩偷偷录音的,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

以下为李笑来文章全文:

笑来也有话要说…… 兼感谢理解我的朋友们

这两天很多人问我,被录音的感受,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自己傻逼呗。

几乎每时每刻,我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这事儿我公开都说过。什么“人设崩塌”之类的评价,肯定不是了解我的人做出的,我哪里有什么人设啊?我被如此这般大量关注才几天啊?人设个屁啊!

我本来就是个粗人,私下经常讲脏话,只不过我不笨,我读书很多,思考很深,会写清楚的文章,也会做有意义的演讲。我个人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当然,公开讲粗话确实不好,因为那会影响太多人的心情,也不礼貌。

被“曝光”的那段录音,应该是在2018年2月4日。当天是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来找我的时候,他们俩偷偷录音的——我自己当然不知道在被录音,所以,理论上来讲,我并无意对着大众喷脏话,而当场听的两个人,也知道我的脏话并不针对谁。

被录音,被传播,还被有意曲解,当然不爽,而吴子龙夫妇把我出于好意的私下谈话录音并放出去,也非常缺德,然而,此人还在我的微信通讯录上,为什么呢?因为我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儿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

易理华还在硬币资本的时候,主张要做个收费群——就是后来大家所知道的“600ETH”群,在当时的环境下,我觉得也挺好,就同意了(只不过当时就说好,群内的人在一年内若是赚不够600ETH的话,是要退这600ETH的)。

春节前后,易理华被发现做老鼠仓之后(此事有人证和物证),我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跟他聊了一下,他自己选择“安静地离开”;而我也并不想撕破脸。当时我还安慰自己“在这样不正常的世界里,年轻人很容易遇到被扭曲的境遇”,认为“他只不过是着急赚大钱而已”,所以,“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动作变形”……

当然,后来证明我对此人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的。此人在明知自己即将要离职的情况下,以硬币资本合伙人的身份建立了一个小密圈,前后收了将近一千万人民币。面对几乎同样一拨人,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就要证明对方是错的,这也许是他的思路。所以,一路下来,易理华开始视我为敌人,四处说着一些阴阳怪气的话,煽风点火。再后来就是可怕的熊市了——之前的行情下行,被普遍认为是大市调整而已,春节期间搞得鸡飞狗跳的三点钟群,就是市场理解的表现……

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听完录音的,绝大多数其中被曲解的地方,我看着都觉得神奇。

事实一:李笑来没有骂散户傻逼

录音里,我脏话连篇,但,对于散户的评价,我是这样说的:

“……不要骂散户傻逼!散户最牛逼……”

事实上,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我都不使用“韭菜”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清楚定义自己口中的“韭菜”究竟是什么?难道,在交易市场上,赚到钱就是庄家,赔了钱就是韭菜?

整个录音里,我从来没有用过“韭菜”这个词,更谈不上“割韭菜”这个词——这个词从来就不在我的语言使用范围之中。第一个在这段录音里能找到我说了韭菜两个字的人,我就送它两万块钱,说了几次,我就送他几倍。如果你完全找不到“韭菜”两个字,那么你就要想想了,是不是有人用心险恶,用各种惊悚的标题栽赃李笑来的谈话内容?(我都怀疑会不会有人因为我这个承诺剪辑录音硬插进去很多个“韭菜”?)

事实二:李笑来说的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

我的原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有没有“盲目”这两个字,句意天壤之别啊!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